Untitled Document
 
 
HOME > 旅游馆 > 康津 觀光 > 文化遺産 > 有形文化遺産


[佛敎文化遺産 / 儒敎文化遺産 / 史迹文化遺産]
* 康津鄕校


■指定編号 : 地方有形文化遺産第115号
■指定日 : 1985年 2月25日
■時代 : 朝鮮時代

 康津鄕校的具体創建年限无從査証,從新增東國輿地胜覽的“鄕校在縣東二里”記彔可以看出,是始建于16世紀之前。

康津鄕校也遭受了倭寇動亂的灾難,于1613年(光海君5)建立司馬齊,于1675年正式建立鄕校。 

鄕校里有外三門、名倫堂、東西齊、內三門、大成殿、校直舍,西南方向的軸和東西齊左右對称。

大圣殿的左側有一棵樹齡約400年的銀杏樹。進入大成殿的門在左右兩側。大成殿正面和側面都是3間,屋頂是以双重屋檐的人字屋頂。名倫堂是正面5間、側面2間,屋頂是單屋檐的八作屋頂。



* 南康祠朱子葛筆木版


■指定編号 : 有形文化遺産第154号
■指定日 : 1987年6月1日
■時代 : 朝鮮后期
■所在地 : 康津邑校村里404

 南康祠(書院)內保存有朱子葛筆木版。

1809年(純祖9),在尤庵到濟州島返鄕時乘船地-ShengJee浦南浦前面的海灘上出現了一个木箱,里面裝着20枚朱子葛筆木版和8枚木版。当時,由康津縣監向監營報告了此事,幷將木版運去監營。可是奇怪的是,運送馬車在南康祠前翻車而无法前行。因此,木版就由南康祠收藏。

保存在御筆閣的原版朱子葛筆木版,部分已經損毁,如今的木版是經過改版的。 

御筆閣在祠堂的左側,因保管木版的地方狹窄,最近又新建了正面1間、側面1間的御筆閣。



* 海南尹氏族譜木板


■指定編号 : 地方有形文化遺産第168号
■指定日 : 1990年 2月24日
■規模 : 規模 93枚
■時代 : 1702年
■所在地 : 康津郡道岩面江亭里82 (海南尹氏追遠堂內)

海南尹氏族譜木版是反映当時同族意識和社會构造的資料。尤其其制作年限是親族關系發生變化的時期,因此,意義尤爲重大。

族譜的內容如下: 

1.族譜里不僅記彔着父系家族成員,還記彔着外孫成員,子女不是按先男后女順序,而是按出生的順序記彔。 

2.无差別地記彔了嫡子和庶子,外孫記彔了姓氏,与只記彔名字的本孫做出區別。

3.外孫成爲本孫的女婿或儿媳,本孫成爲外孫的女婿或儿媳的時候,爲了便于尋找,添加了輩數。 

4.族譜由12段构成。這种族譜的樣式反映着遵守海南尹氏族譜所發行的到1702年朝鮮前期的慣行。木版的建造年代爲1702年(肅宗28),現在留在追遠堂的木版有93枚,保存狀態還算完好。



* 益齋李齊賢及李恒福像


■指定編号 : 有形文化遺産第189号
■指定日 : 1995年12月26日
■時代 : 朝鮮后期(18~19世紀)
■所在地 : 康津郡大口面九修里895

龜谷祠是安放益齋李齊賢(1287~1367)和白沙李恒福(1556~1618)的影幀幷對這兩位進行祭祀的祠堂。 

龜谷祠里所藏的兩个影幀的筆者或制作年代已无從考証,專家推斷爲18世紀后期。麗末鮮初的人物李齊賢的畵像反映着麗末肖像畵的畵風;倭寇時期的功臣李恒福的畵像是典型的17世紀前半期的畵像風格。李齊賢的名爲之公、字爲仲思、号爲益齋繹翁,出生于高麗忠列王13年(1287),去世于恭愍王16年(1367)。

他是恭愍王時期的文臣,是一位漢學者、作家、詩人、書畵家,留有很多著書和作品。全身立像的這影幀是思維步行像,与中國宋代的士人圖象的樣式十分相似,可以推斷,現存的作品当中,代表着朝鮮時代肖像畵的一个獨特風格。 

据事迹記載,李齊賢肖像是于1870年由圖畵署畵員趙重黙創作。

李齊賢影幀立像在從畵格上看,趙重黙所畵的可能性很大。李恒福是慶州李氏人士,倭寇動亂時期的功臣。字是子常、号是白沙或弼云,也叫淸化道人、東岡、素云。李恒福畵像成爲了后代子孫景仰其德行和品格的有力著作。

這幅畵像用彩色畵于綢緞之上,是一幅頭戴紗帽、身穿胸背部有牡丹孔雀的大礼服、坐在曲交椅上的全身椅坐畵像。地面上鋪有花紋石。這是朝鮮時代中期(17世紀)功臣肖像畵的典型的樣式。

現在的龜谷祠所藏的李齊賢像和李恒福像是于18~19世紀臨摹的畵像,其在臨摹原本的技巧方面,具有相当高水平的肖像畵繪畵技巧,而且史料性也非常高。從兩人的歷史作爲來看,意義也十分重大。



* 秀岩書院


■指定編号 : 地方紀念物第39号
■指定日 : 1979年 8月 3日
■時代 : 朝鮮時代
■所在地 : 康津郡城田面水良里288

這个書院建于純祖20年(1820),供奉畢門李先齋、淸心堂李調元、行剛Lee Hii、履索齋李仲虎、Lee Oen Bin、東岩李潑、南溪 李拮等7賢。

這座建筑物曾于高宗5年頒布(1868)大院君書院毁撤令,而遭毁坏,1901年臨時設壇供奉,1919年又重建了今天的書院。

畢門李先齋在朝鮮世宗時期文科合格,成爲了集賢殿密直提學、世子左部賓客,与成三問、 朴彭年等人一同著下高麗史,爲表彰其功,被封爲慶昌君。

淸心堂李調元曾作爲顧問担任過成宗(1469~1494)時期李朝正郞、李朝參議,雖被封爲全羅、慶尙道御使,但幷未赴任,而是潛心硏究學問。履索齋李仲虎在中宗(1506~1544)時期被任命爲大司成、都承旨、全羅觀察使,對性理學造詣很深。東岩李潑是李仲虎的次子,曾被任命爲大司諫、都承旨、副提學,學問非常出衆。



* 金剛寺


■ 指定編号 : 地方紀念物第91号
■指定日 : 1986年2月7日
■規模 : 寺廟一帶
■時代 : 朝鮮時代
■所在地 : 康津郡康津邑永波里13

錦江祠是以李舜臣將軍爲主位和金亿秋將軍爲副位的祠堂。

創建于正祖5年(1781),高宗5年(1868)曾經因書院撤銷令被撤消,之后于光武5年(1901)設壇朝拜,于1946年复原到現在的建筑物。這里以李舜臣將軍爲主位,金亿秋將軍爲副位。那是因爲在倭寇動亂時期,当時任全羅右水師的金亿秋將軍曾經帮助李舜臣將軍取得鳴梁大捷。 

金亿秋將軍出生于明宗3年(1548)康津郡草谷面Pak San 村,逝世于光海君10 年(1618),是一位武士。將軍字邦老,籍貫淸州。于宣祖11年(1578),31歲武科及第,歷任訓練院部長等許多官職,在任淳昌郡守一職時恰逢倭寇動亂。

正好此時宣祖移架義州,相信金亿秋勇猛善戰,將其從淳昌召至身前護架。

任職平安道防御使兼安州牧使時,因在甲山戰斗中戰敗,被貶職,后來恢复原職,官拜舟師大將、水師大將,在大同江防御戰中立下戰功。后歷任安州、驪州等長興府使,在丁酉之亂時任全羅右水使,帮助李舜臣將軍取得鳴梁大捷。 

曾被封爲慶尙、忠淸兵使、濟州牧使,受過宣武原從功臣一等功臣——扈圣原從功臣一等功臣称号,后被追封爲兵曹判書,幷授予玄武的謚号。寺堂正面爲3間,側面爲2間,爲Madbea房的圓形支柱,此外還有講堂和外三門和附屬建筑物。



* 海南尹氏永慕堂


■指定編号 : 民俗資料第28号
■指定日 : 1990年2月24日
■規模 : 正面5間,側面2間
■時代 : 1687年(肅宗13年)
■所在地 : 康津郡道岩面桂羅里707

永慕堂建于1687年(肅宗13年),是海南尹氏的家族祭閣。

相對于原形而言,建筑物的現存形態、規模、布局等保存比較完整。作爲祭室的永慕堂建于1687(肅宗13),爲正面5間、側面2間的單層八角屋,屋檐是双層屋檐,屋瓦末端使用了瓦当形狀的漢瓦。

永慕堂雖然歷經300年,但至今原形保存的相当完好,用于祭祀的永慕堂、行廊、牛舍 (外行廊)等仍然具備祭祀用的建筑特点。在布局上,使用了堪称儒敎建筑之典型的一軸線手法,形成了對称的定型化,而且,其規模宏偉,材料的結构手法及樣式方面頗具一格,因此是受到高度評价的祭閣建筑。



* 海南尹氏追遠堂


■指定編号 : 民俗資料第28号
■指定日 : 1990年2月24日
■規模 : 正面5間,側面2間
■時代 : 1687年(肅宗13年)
■所在地 : 康津郡道岩面桂羅里707

永慕堂建于1687年(肅宗13年),是海南尹氏的家族祭閣。

相對于原形而言,建筑物的現存形態、規模、布局等保存比較完整。作爲祭室的永慕堂建于1687(肅宗13),爲正面5間、側面2間的單層八角屋,屋檐是双層屋檐,屋瓦末端使用了瓦当形狀的漢瓦。

永慕堂雖然歷經300年,但至今原形保存的相当完好,用于祭祀的永慕堂、行廊、牛舍 (外行廊)等仍然具備祭祀用的建筑特点。在布局上,使用了堪称儒敎建筑之典型的一軸線手法,形成了對称的定型化,而且,其規模宏偉,材料的結构手法及樣式方面頗具一格,因此是受到高度評价的祭閣建筑。



* 尹福神道碑


■指定編号 : 道紀念物第203号
■指定日 : 2002.4.19
■規模 : 1座
■時代 : 朝鮮時代(1822年)
■所在地 : 康津郡道岩面龍興里山23-23

- 行堂尹福生于1512年,卒于1577年,是海南尹孝定的第四个儿子。1538年文科及第后任內職,先后任成均館學諭、典籍、礼曹正郞、全羅都事、司憲府掌令、承政院左副崇智等職。外職曾任扶安縣監、樂安郡守、光州牧使、安東大都護府使、全羅都事等。

- 作爲湖南士林的重要人物,爲后人留下了記彔官員生活史的資料《全羅道都時日彔>、《銀台日彔>。

- 在再任安東都護府使時曾与退溪先生進行過學術交流。

- 行堂的神道碑原建于1698年左右,他的玄孫尹洙美曾前往安東請任礼曹判書的霞溪權愈題寫碑文。

篆書由司憲府大司憲權硅執筆,碑文由史曹判書吳始复書寫。

- 現存碑文与原文相比,追記了部分內容,是于1822年重建的。

碑文是行堂的10世孫尹宗兼書定,篆書由9世孫尹奎魯書寫。除神道碑文外,還追記了新建的原因与原碑文以后的子孫彔。追記文是由書寫碑的尹宗兼書寫的。

- 神道碑記彔了行堂的行迹及其后世的情况,原碑文刻在碑的前面与背面,追記的碑文刻在碑的左右兩側,這也是該碑的一大特点。

- 行堂尹福神道碑具有認識人物歷史性的歷史价値,不僅可知立碑的具体年代,還可知道原碑文及其追記過程,因而賦予了石碑學術价値。通過碑文還能了解后世其子孫們的分派情况,具有鄕土文化史价値。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