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哈梅尔信息馆 > 哈梅尔与外交关系 > 残留者的日本遣送和归国问题



根据遣返决定,余下的荷兰人都集中到了南原,按礼曹判书的提议,每人得到了一些衣服。



根据《长崎商馆日志》(Dagregister Nagasaki,1668. 14 Augustus),当时朝鲜发给他们的有衣服、10斤大米、两套布料及其它用品。据此推测,当时朝鲜是在救济漂流上岸者的框架范围内处理了这些荷兰人。

同意将残留荷兰人遣返的信函4月份传给了倭差,实际遣返时间是6月份。在8名遣返的荷兰人中,1人死亡,7人被遣返到了日本。抵达长崎后,7个人接受了长崎副校的审讯,然后被送到出岛的荷兰商馆,之后,他们从日本出发,经巴塔维亚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荷兰。

7名荷兰人得到日本的允许后,于1668年10月27日乘坐尼威福特(Nieuwpoort)号从长崎出发,途中换乘一同起航的伯斯凯克(Buijenskerck)号回国。伯斯凯克(Buijenskerck)号于11月30日抵达巴塔维亚,尼威福特(Nieuwpoort)号经科罗曼德(Coromandel),于1669年4月8日抵达了巴塔维亚(胡丁克版,p.ⅩⅤⅡ)。

抵达巴塔维亚的7个人和出逃并留在巴塔维亚的哈梅尔等人,一起于1670年回到自己的国家荷兰。资料显示,先于哈梅尔到达本国的7个人,在1670年8月29日向荷兰东印度公司的“17人委员会”索要在朝鲜滞留期间未领到的工资。可以推测,像这7个人一样,哈梅尔等人也拿到了他们在朝鲜期间未领到的工资。

就这样,从1653年8月漂流到朝鲜,最后到1670年全员返回荷兰为止,长达17年的引发朝、日、荷三国外交问题的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