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哈梅尔信息馆 > 哈梅尔与外交关系 > 对涉嫌出逃事件者的处罚



将哈梅尔的出逃事件和审问结果报告给日本幕府后,老中下达指示,向朝鲜询问这次出逃事件。



日本幕府将向朝鲜询问哈梅尔一行出逃事件的消息,通过倭差和时任译官使的金谨行的谈话传给了朝鲜。

日本方面事前有意泄露消息,是否是出于某种阴谋,还无法判断。至少日本方面是认为,在朝鲜译官进入倭馆时,通过他先向朝鲜方面转达他们意图,利于日后工作的开展,以避免节外生枝。

因为哈梅尔等8人出逃的消息是从倭差处得来的,而不是从关押他们的朝鲜地方衙门上来的报告,朝鲜政府大为震惊。东莱府报告之前,朝廷对哈梅尔等人的逃逸事件一无所知。据《承政院日记》显宗7年10月辛未诏的历史记载,逃逸报告以后,备边司对哈梅尔等8人已经逃到日本五岛,但是地方官吏却没有上报而大为震惊。他向国王谏言要调查这次逃逸事件的真相,并对这些官吏进行处理。

郑瑛于1666年4月20日被任命为全罗左水使,因哈梅尔一行的出逃事件而被罢免官职。而在顺天,郑世衡任府使,但由于出逃事件是发生在郑世衡离任的第二天,显宗认为无法定他的罪。遵照此意,就免去了对他的处罚。(《显宗实录》显宗7年己未诏)但是对8月份上任的时任官员,显宗以没有上报为由下令对他进行处罚。也就是在哈梅尔一行逃逸后新上任的顺天府使,因没有向朝廷报告逃逸事件而受到了处罚。在南原没有出逃者,所以没有问罪。不言而喻,除了南原之外,左水营和顺天的色吏也都受到了处罚。

就这样,与哈梅尔一行出逃事件相关的朝鲜内部问题就暂时告一段落。

但是这次出逃事件却成为了朝鲜和日本间重大的外交问题。尤其是对朝鲜而言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过去朝鲜曾经承诺,协助日本禁止基督教进入。自1644年开始凡有可疑的异国船只靠岸,都要通知倭馆,然而朝鲜并未履行这一诺言。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