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哈梅尔信息馆 > 在全罗兵营的生活 > 分散收容和出逃



1662年3月,哈梅尔一行向关心过他们的全罗道兵使致谢之后,遵从安排各自往丽水左水营、顺天、南原等地出发,去顺天和丽水的人为同路。

第一天晚上他们在一个村子过夜。到了第4天,他们才到达顺天。除了要留在顺天的5个人以外,其它人第2天继续赶路。哈梅尔回忆说他们每天都是在仓库里过的夜。

上午9点左右他们到达丽水左水营。到达丽水后,他们一行被移交给全罗左水使。之后,他们得到了一间带有家具的房屋和一些报酬。

到达丽水两天后,善良、温和的全罗左水使又被调到了其他地方。在原左水使离开后的第3天,新的左水使来到了丽水。不幸的是,新调来的左水使既不亲切也不太善良。不论是酷暑难耐时,还是有暴风雨时,都让他们从早到晚的待命。

由于那一年丽水逢灾年,所以即使寒冬临近了他们身上还只穿着那些旧的衣服。但是顺天和南原这两个地方因为丰收,去那里的人可以弄些衣服穿。住在丽水的哈梅尔一行向上级反映了这个情况之后,得到许可,可以外出3天。但是哈梅尔记录说,当时15到30天的外出也是允许的。

1664年哈梅尔一行迎来了新任左水使。与以往的左水使不同的是,新任左水使不但让他们从劳役中解放出来,而且让他们做的工作,其工作量与在顺天和南原的其他人一样。另外,新赴任左水使除了每月进行两次检阅以外,允许他们外出。对这位左水使,哈梅尔记录说:我们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为我们派遣了这么善良的左水使。他们的监视没有以前那么严,所以他们开始设法购买船只。

到1665年,虽然还有不少困难困扰着他们,但他们还是勉强弄到了一艘小渡船来贮存急需的食物。他们利用这只船勘察了周边的小岛。

通过《哈梅尔报告书》记载的丽水生活,我们可以了解到朝鲜的钦差大臣的活动。1666年初,新的左水使赴任。这新来的左水使与过去那些心狠的左水使一样,让他们做杂务和劳役。但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对哈梅尔一行来说非常欣喜的事情。当时水军在丽水训练时,一个炮手不小心点燃了弹药箱,导致5人伤亡。虽然左水使极力隐瞒这件事情,但末了还是被钦差大臣发现了。钦差大臣就是受命于国王,在全国各地进行监察的官员。

1666年7月,又有一个新左水使赴任了。但他们还是免不了受苦役。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可以攒到比以往还多的钱。

终于,有一天他们从附近的朝鲜渔夫那里花高价购买了一艘船。但是,那个卖船人发现哈梅尔一行就是真正的买主以后,闹着要退船。他说,如果哈梅尔一行是为了乘船逃跑才买船,那么他就免不了一死。哈梅尔一行也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为了出逃,他们反复地说服他。同时,又给他加了点钱。最后他们花双倍的钱买下了船。

购船之后,他们马上着手进行了出逃的准备工作。出逃的时机,也定在阴历9月8日白露这一节气开始的那一天。刚好那时,在顺天的马特斯?阿佛克(Matheus Ibocken)和克内里斯?卓斯克(Cornelis Dircksz)也来到了丽水。哈梅尔一行给他们介绍了出逃的计划,准备把擅长领航的让?皮特力(Jan Pieterse)也一并叫来。当他们一行去顺天找让?皮特力时,他去了南原,所以他们又去南原把他找了回来。

9月4日,一切就绪。就在当晚,他们偷偷地把大米、水、锅还有其它航海所需的物品搬到了船上。

等到月亮下山之后,退潮之前他们开始行动了。他们在附近的岛上弄到水后,立刻升帆启航了。

自从他们36人在1653年8月15日和16日在朝鲜上岸开始,到1666年9月4日出逃为止,在朝鲜共度过了13年多的时间。出逃的人包括哈梅尔在内共有8人。另外8人留在了朝鲜,其中南原有3名,顺天有3名,丽水有2名。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