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哈梅尔信息馆 > 在全罗兵营的生活 > 在全罗兵营的生活



1657年,哈梅尔一行到达了全罗道康津。《哈梅尔报告书》记载,当时的全罗兵使因为职务上犯的过失曾面临撤职的危险,但是由于他在百姓中的威望高,且出自名门,再加上朝廷大臣们的袒护,因此国王特别赦免了他。当时的兵使为柳廷益,哈梅尔对当时的全罗兵使的评价很好。

据哈梅尔记录,1657年2月新任全罗兵使到此地赴任,但是他与前任兵使截然相反,对哈梅尔一行实行强制政策。在过去柴火是免费提供的,但他把那些特惠政策全部视作无效,还通过各种事情折磨哈梅尔一行。但是在9月份他因心脏病死去,使得哈梅尔一行从压迫中解放出来,当时兵营里的百姓对他的恶政也颇为不满,很庆幸他能够死去。

1657年11月新任兵使赴任,不知这是喜还是忧,新任兵使对哈梅尔一行完全不理不睬。若向他索求衣服或者其他东西,他就拒绝说孝宗除了给他们50斤大米以外,没有其他任何指示。意思是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就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冬天来了,天气寒冷,而他们身上穿的只有砍柴时早已穿破的那几件衣服。

另外,哈梅尔一行在康津兵营的生活从另一角度来说的确是很自由。不管是济州还是在汉城都是在监视和控制下生活的,但是在这里他们若想外出只要征得兵使的允许就可以了。据《哈梅尔报告书》记载, 他们认为在朝鲜乞讨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可以通过乞讨等方式所得的收入购买过冬所需的物品。

令人有趣的是他们通过讲述自己的历险记赚钱。可以想像,他们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四年,即1657年他们已经熟练掌握了朝鲜语,由此可知他们已经习惯了在朝鲜的生活。

1658年年初,原兵使调走,新兵使上任。新任兵使又禁止了他们的外出,以一年4庹布匹为代价让他们充当劳役。但由于发生的旱灾致使物价过高,而给他们的待遇又过低,所以他们郑重拒绝了这个提案。哈梅尔一行请求允许他们交替外出15到20天,这个要求很快得到了允许。其前提条件是:当时他们中有患伤寒的人,留在家里的人要看护病人,外出时禁止去汉城和日本人居住的区域。

哈梅尔还记载到,1659年4月孝宗驾崩,显宗继承王位。1660年到1662年,他们在康津的生活很自由,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特别是哈梅尔对附近寺庙的评价甚好。他们受到僧人很多的施舍,僧人们也对外国文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当哈梅尔等给他们讲述国外风俗时招待会更好。哈梅尔记述说即使熬夜讲故事也不能使他们感到满足。

1660年初,另一任兵使赴任,他也对哈梅尔一行非常同情,甚至还数次表示要是自己有权力就送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了。

但是,从这一年开始发生了预想不到的事情。一场罕见的旱灾袭击了整个朝鲜。据《哈梅尔报告书》记载,至1662年秋收前为止,已有1000多人死于饥饿,路上强盗横行,百姓们都不敢出门。为了防止杀人、抢劫和收尸,警备异常森严。有时甚至是国家粮仓都受到了袭击,军粮被抢,众多村子受害,生活异常艰难。

这种饥荒一直持续到1662年初,前后长达3年。因为没有什么收获,许多百姓都没有苗可播种。因此,当时的全罗兵使打报告给全罗道观察使,表示不能继续给哈梅尔一行发放粮食了。

那年2月末,上级下达指示,将哈梅尔一行分散收容,送到丽水左水营(Saijsingh)12名,顺天(Suintchien)5名,南原(Namman)5名。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