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哈梅尔信息馆 > 在汉城的生活 > 担任训练都监



哈梅尔一行是在1654年6月26日或者在那之前到达汉城的。在来汉城之前,由于济州牧使李元镇的谏言,1654年4月11日下达了押送他们上京的命令,孝宗决定将他们配属到训练都监。(《备边司誊录》孝宗5年2月24日诏)


东大门运动场
(朝鲜时代训练都监所在之处)

《哈梅儿报告书》记载,到达汉城之后最初是在司译院与同僚们一起待了2~3天,之后与从中国逃亡到汉城的中国人被分成两三人或四人一屋集体生活。这里所说的中国人就是当时的汉语翻译。

哈梅尔一行配属到朴渊任职的训练都监外国人部队,从此开始了士兵生活。

根据《哈梅儿报告书》,他们一行依照钦令一开始成为了训练队长帐下的护卫兵。时任训练队长为李-p,作为俸禄他们每人每月可得70斤大米。

此外,他们还得到一个能证明他们是外国人的圆木板,上面标示着他们的朝鲜名字和年龄,以代替他们的荷兰姓名。不仅如此,每人还得到了一把火枪及一些火药子弹。

这里所说的圆木板肯定是号牌,这意味着他们开始作为一个朝鲜人生活了。他们中也确实有叫“南北山”和“南二安”的朝鲜名字的人。



朝鲜时代号牌

不过哈梅尔一行与朝鲜人外貌上明显不同,他们不仅有着荷兰人的蓝眼睛和白皮肤,还有红褐色的头发和高大的体型。在当时的朝鲜人眼里,他们是古怪到不能再古怪的人了。虽然名叫朴渊的荷兰人从1627年开始就已经来到朝鲜,可在汉城有多达35名荷兰人,在当时的朝鲜人当中这确实是一件希奇的事情。

据《孝宗实录》孝宗4年8月戊辰条和《哈梅儿报告书》记载,孝宗经常把哈梅尔一行召进王宫,命令他们表演荷兰的古典舞和音乐或者表演一些个人绝活。除了孝宗以外,汉城的高官也会召来哈梅尔一行,因为他们的夫人和子女们对哈梅尔一行颇为好奇。在这种情况下,哈梅尔一行在汉城都到了不能随便出门的程度。

哈梅尔记录说到达汉城没过多久,于1654年8月按着钦令他们被移送到很大的城堡,这个地方就是南汉山城。他们被移送是因为清国使臣来到了汉城。经1627年和1636年清国的两次侵略,朝鲜被划入到清朝的朝贡册封体制下,受到清朝的外交干涉。

如果哈梅尔一行多达35名的荷兰人待在汉城的事情被传开的话,在朝鲜政府的立场上,不得不向清国做些不必要的解释,如为什么不通知清朝荷兰人的到来,还有为什么让西方人待在朝鲜等等。因此把他们移送到汉城近郊的南汉山城严加监视他们。

 


南汉山城

12月份的天气较为寒冷,于是同情哈梅尔一行的训练队长给国王上书,请求发给他们登陆济州岛时携带的鹿皮,但那些鹿皮大多已经腐烂或者已被虫子咬坏。

虽然他们得到允许从中挑选一些可用的拿去卖,用换来的钱购买过冬用品,但是他们还是决定用这些钱买个房子。因为当时他们的房东要他们去伐烧火用的木材,他们要顶着寒风每天往返3英里的山路。 最后,他们各拿出一些钱,在汉城买了一个小房子,剩下的钱都买了棉衣,度过了那年的冬天。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