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HOME > 体验馆 > 体验哈梅尔村庄 > 体验兵营城 > 食



当时,哈梅尔一行可以得到国家给他们的一些救济金。这些救济金是他们流放到全罗兵营时,从国王个人的收入中拿出来的。除了定量的大米之外,其他的只能自行解决。他们甚至为了弄点柴火,能在山上转悠6英里,或通过乞讨补充不足的食物和一些日用品。

实际上,在哈梅尔的记录上也写到,1957年11月新赴任的兵使不顾他们的乞求,除了孝宗约定提供的50斤大米以外,其它要求都以没有指示为由拒绝,需要的话就让他们自行解决。
有记录说房子是得到救济或自己购买的,但没有记录说他们为了得到食物而参加过什么劳动。可见由于他们所处的环境,没能积极参加生产活动,如农活等。
同时,有记录说他们所住的房子前有小小的庭院,从这里可以猜测,他们也许在庭院栽培了一些蔬菜。
哈梅尔一行因为只能做司令官布置的劳役或杂活,所以他们只能在规定时间内外出,到农家或寺院做劳力,给他们讲故事,再讨点东西,以此获得一点儿收入。
哈梅尔的记录上说他们得到了僧人的很多恩惠,说那些僧人对外国特别感兴趣。因此给他们讲那些外国的风俗习惯时,待遇就更为丰厚了。他们已经熟练掌握朝鲜语,通过讲自己的历险记获得了一定的收入。
提供给哈梅尔一行的粮食不但量少,而且他们的自由时间也受到了限制,所以生活非常艰苦。他们偶尔向司令官抱怨说:“靠一点粮食、盐、水来填饱肚子,真是太艰苦了。”
在异国他乡,不合口味的饮食条件所带来的困难也是不可忽视的。荷兰的主食是加工制成的面食,但是当时朝鲜盛行扒皮粮食煮着吃。所以肯定有很多完全不合口味的食物,在适应的过程中也应该受了不少的苦。但是因为兵营的生活没那么充裕,所以不能挑剔,只要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来兵营城之前,他们在济州和汉城生活了3年多,这在他们适应朝鲜的传统饮食方面起到了不少的帮助。
当年全罗兵营所在地康津的主食可能是大酱、小白菜汤和杂粮饭,还有一些各式各样的传统泡菜。只能靠米饭和盐来调味的哈梅尔一行,可能经常去农家和寺院拿点儿泡菜、汤等朝鲜传统食品。
偶尔,因他们让人好奇的异国面孔,而被邀请到私宅或兵营的宴会上,尝尝高档的鱼肉、打糕或传统油煎等,还可以品尝到烧酒、米酒等传统的酒。一些有女人缘和成家的人就可能享受为他们精心准备的一桌饭菜。
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或通过做小买卖赚钱,买点肉和鲜鱼自己作料理,或者直接买现成的吃。
记录中有很多关于鲜鱼的记载,由此可知,当时的兵营不但是各种物资的集散地,而且还靠海,鲜鱼类比较丰富。他们到经常去弄柴火的修仁山,利用绳套捕猎兔子或獐子。
哈梅尔的故乡是游牧业发达的荷兰,奶酪丰富。他们有时想要喝牛奶而去挤在草地上放牧的家畜的奶。听他们说在他们国家都喝家畜的奶时,朝鲜人该感到多么的神奇啊!
我们想象一下当他们看见那些从没见过的食品时的尴尬举动,别扭的使用筷子和吃辣泡菜时的那种慌张的表情。

从哈梅尔一行离开这儿的3年前开始因灾荒死了数百人,小偷非常猖獗。面临灾荒和贫困,为了填饱肚子,我们的祖先常吃一些独特的东西。当时我们祖先可能吃那些在自然界中容易获取的艾草、橡子、栎树、葛、白菜根等来熬过那段艰苦的岁月。被分散到丽水、顺天、南原等地之前,哈梅尔一行也为了填饱肚子而无一例外的要在大自然中寻觅食物。

Untitled Document
Untitled Document